东方国际时时彩平台:
2012-05-07 12:35:53   來源:    點擊:

福彩东方6十1规则 www.asbcnf.com.cn \
文化部文化產業司司長劉玉珠

記者;請您談談十二五規劃中,中國文化產業發展的方向?

劉玉珠: 現在文化產業發展很快,市場需求很大。那么在這塊,我覺得不管是政府還是社會各界,首先要通過努力來保證市場需求,來滿足廣大消費者不同消費層次對文化產品和服務的需求。我覺得這是首要的任務。 那么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也鼓勵特別是在內容上、產品上有很多好的作品,這些創新的模式與支持和獎勵,這個機制也有。 但是同時對于市場這塊,比如說剛剛你說的,出現和我們主流價值觀和廣大消費者的消費愿望是相悖的,這也是經常出現的。這一塊主要是加強市場監管來解決這個問題。因為市場監管,它通過一方面我們鼓勵提供豐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產品給消費者;第二個方面通過市場監管來打擊或制約包括偽劣的,包括假冒的,包括對人民群眾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有害的一些文化產品和服務進入到市場上來。這一點上,實際上這么多年,特別是文化部一直在做這個方面的工作,而且也有很好的效果。

記者:現在網絡發展的越來越快,而且互聯網的作用也在很多的領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您覺得現在在互聯網的作用之下,互聯網這樣一個橋梁和領域能不能給文化建設這塊有促進作用?或者說這個促進作用能夠怎么體現呢?

劉玉珠:我覺得作為政府部門要加強網絡文化法規的建設,要依法管理和規范網絡文化市場的發展。這樣的話,才能保證在互聯網上網絡文化建設是一種健康的、是一種積極的、是一種符合社會潮流的。

第二個方面,要積極的鼓勵社會各界,當然也包括政府,要為互聯網文化建設提供豐富多彩的文化產品和文化服務。因為,在這個網絡當中,它需求很大,它不是對某一類的,它就是個性化的消費需求特別強。那么它對這個個性化的消費需求,對政府也好,對社會來講是一個挑戰,但是也是一個發展的機會。如果我們社會各界,特別是政府的政策引導,能夠為互聯網發展當中提供豐富多彩的文化產品和文化服務,包括提高網民素質、解決網民文化需求,促進網絡文化健康發展方面都是有積極作用。

現在網絡文化在互聯網文化當中是備受關注的一個大領域。那么作為政府來講,我覺得要想促進互聯網在發展過程當中為廣大的網民提供消費服務的話,首先我覺得政府要充分的認識當代互聯網在文化發展當中的地位、作用和特點。你只有認識清楚了,那么你的政策舉措也好,或者是其他方面的服務也好,你才能夠適合這個方面的發展。

記者:應該說我們國家文化產業的發展有非常優秀的、有中國特色的文化產品。但是我們如何讓這些有中國特色的文化產品走向世界,去開啟世界的門,在世界舞臺上火起來?這些方面我們國家有沒有一些政策或者是一些措施呢?

劉玉珠:十二五規劃實際上是鼓勵我國的文化企業和文化產品“走出去”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政府是高度重視的。但是這一塊怎么看?我覺得首先還是一個基礎的問題,因為我們首先要解決我們國家文化產業發展中能夠使一大批的文化企業能夠成長起來。那么在他們成長起來以后,有這個條件和能力,我們鼓勵他們走出去。“走出去”不是為了占據國外的市場,主要還是想通過他們的活動,增進不同地區和不同民族之間對文化的相互溝通、相互了解,那么達到一個促進社會的和諧,世界的和諧這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走出去”它也是有一個過程。我們政府這個方面,應該做的就是為他們走出去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這個“走出去”,首先作為企業來講是屬于企業的主題。為什么說“官民并舉,以民為主”呢?因為一個不同文化之間,它首先作為企業去投資,你首先要了解所在國文化消費是一個什么情況,消費心理、消費習慣,包括當地的習俗,乃至于法律法規,這個你都要了解清楚。那么你才能夠來考慮你的產品是不是適合這樣的消費需求。這樣的話,它就有一個過程。

那么政府要搭建這個平臺,為這個企業來了解和各個方面的信息提供,我們認為是公共文化服務的信息平臺,就是需要他們要對接上。否則的話,你光鼓勵,他們一頭霧水的到了一個新的環境當中,你讓他去投資也很難持續。所以說,我們覺得文化產品“走出去”,我們還是要在有一定基礎的基礎上,廣泛了解所在國的各個方面,特別是市場需求、消費需求這個方面。就是這樣的話,企業“走出去”才是持續的,它才能夠在經營過程當中逐步逐步打開市場,使他的產品受到消費者的歡迎,這樣給別人才會有示范效應。如果盲目的“走出去”,結果“走出去”就會非常的短暫,就會帶來副作用。

記者:但是我們發現在文化體制推進實踐過程當中,會出現一些文化產品良莠不齊的情況。我們有沒有一些措施,比如說來治理或者是調整這些格調比較低下的文化產品,有沒有這樣的現象出現呢?

劉玉珠: 這個主要是由市場來淘汰,作為政府文化部《關于文化產業園區的命名和管理辦法》當中專門規定國家級的文化產業園區是兩年進行一次巡查。我們那有幾條,就是從大的方面你違反法規的,小的方面你經營不善,造成很大的虧損,同時對消費者造成很大的傷害的,像這樣的都要被撤銷命名的。

記者:在發展大的文化企業方面,現在國家有沒有一種政策或者是一些優惠的措施,能夠來培育或者是扶持大型企業文化發展?在這方面有沒有特殊的措施呢?

劉玉珠:為什么呢?因為大的文化企業集團對聚集也好,對研發也好,對示范和引導,它都是能夠起到中小企業所無法起到的作用。所以說,國家的政策主要是我們通過文化產業發展的專項資金,對于他們在發展過程當中,特別是在內容上,包括在創新上,有成就的,我們是采用這樣的支持方法。

關于文化產業發展,因為大型企業的發展,首先它還是要有一個基礎。那么,我們現在是中小文化企業占據了主要的市場份額。那么從量上來講也是居主導地位,現在我們也和有關部門探討,就是為中小企業的發展建立一個金融服務方面的政策。去年我們發布了9部委的關于金融服務的指導意見。首先是通過稅收金融的平臺,解決中小企業文化產業發展當中的金融服務問題。那么對大的企業集團作為國家來講是高度重視的。

記者:文化產業園區現在有點百花齊放的意思,如何在這種局面之下建立出一個優勝劣汰的淘汰機制?

劉玉珠: 在西部一些地方,利用當地少數民族聚集,一些文化園區很受消費者的歡迎。為什么大家熱情比較高?就是看到了一些發展比較好的一些園區,調動了大家建設園區的積極性。

我個人曾經對文化產業園區,特別是一些地方辦文化產業園區的時候,我給他們總結了四條:

(1)要科學規劃。你要建文化產業園區,必須要和市政規劃,特別是那個周邊地區有沒有相互競爭,或者是相雷同的這種,就是一定要規劃,不能搞重復建設,或者是同質化競爭。
(2)準確的市場定位。你這個園區,你要是對哪一些消費者,就是你的定位一定要通過縝密的市場調查。確定了這種定位以后,你才可能避免將來在運營當中出現判斷失誤。
(3)一定要有鮮明的特色。那個園區如果沒有特色,那就很難發展。我對現在我們有一些地方的園區,就是說在周邊的那幾個城市,類似的園區十幾個。我就覺得將來以后,它的生存是很難以持續的。
(4)就是一個服務體系的建設。這個服務體系包括文化產業的公共服務這塊,包括對消費者的服務這一塊,它都是需要很好的來建立起來的。那么有了這幾個條件,我們建設園區才能避免走彎路。

所謂“慎重”是因為這個園區發展確確實實在我們國家也有過教訓的。上個世紀90年代的時候,我們各地也紛紛在學習和借鑒的過程當中,出現了一批文化主題公園。應該說占地很大,耗資也很大。有的都是幾十億、十幾億,但是由于沒有進行充分的市場認證和調查,結果可以講成活下來的很少,浪費了很多的資源。

記者:剛剛我們在一開始聊的時候,司長跟我講了現在國家也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包括試驗園區,文化部日前又命名了“第三批國家級文化產業示范園區”和“首批文化產業試驗園區”。那么,建設這樣的園區主要是出于哪些方面的考慮?對文化產業的發展有什么必然的意義呢?請司長給我們介紹一下文化產業園區的情況。

劉玉珠:關于文化產業的發展,去年在于天津開了一個會,文化部的部長蔡武部長,就今后文化產業的發展,特別是“十二五”期間,對文化產業的發展進行了詳細的描述。而且他的講話也受到了包括我們新聞界在內的廣泛關注。

首先,作為文化部來講,它還是把完善文化產業政策作為主要的任務,因為產業要發展,而且我們現在在發展過程中,明顯的感覺到產業政策還不配套。所以,這是文化部的主要任務。
第二個,文化產業發展需要良好的市場環境。這個市場環境怎么能夠形成一個統一、競爭、有序的市場,特別是對于知識產權的?;?,對于一些不符合我們傳統價值觀的這個方面的治理,這也是屬于政府應該做的。

第三個,采取項目的帶動。通過一批大的項目來帶動產業發展,來推動這塊的聚集也好,或者是它的孵化也好,起到示范引導。

第四個,主要在政策上。特別是關于人才培養的這種政策環境,現在文化部也是高度關注的。
文化部在發展文化產業園區,可以用四個字來形容。一個方面是積極;第二個方面是慎重。所謂“積極”,就是說文化產業園區對于推動文化產業的發展,特別是企業聚集、孵化、引導、示范,在滿足廣大消費者的消費需求方面,它的作用日益明顯。所以說,這是文化部包括通過命名的形式來鼓勵一些園區。特別是,文化部強調的是在內容的引導上,就是說你這個產業園區在文化經營的內容上,一定能夠是適應廣大消費者,而且是無害的、健康的提供給消費者。

文化產業園區可以從上個世紀50年代從歐美開始,現在有一些產業園區已經產生了廣泛的效應和社會影響,像迪士尼、環球影城等等。我們國家文化產業發展起步較晚,所以說產業園區也是近幾年開始發展起來的,特別是從基層、地方做起來的。

記者:剛才您也提到了國家支持的力度,我們知道2010年是國家政策支持是文化產業發展的亮點。“十二五”期間,國家還應該出臺哪些政策去支持文化產業繼續加速的發展,您覺得在政策在哪方面會給予更多的支持力度?

劉玉珠:十二五”期間,我覺得它的發展前景仍然是看好,而且會發展的很快。為什么這樣說呢?首先是市場需求。因為隨著我國經濟和社會的發展,我們有了一定的基礎,特別是經濟基礎。人民群眾對文化產品和服務的需求,明顯的增強,所以我認為這是推動文化產業發展最基礎的一點。

第二,各級的黨委和政府對文化產業發展高度重視。不斷是在政策上,還是在其他方面,都是在推動這個產業發展。

第三,通過這么幾年的發展,我們在人才經過了市場的鍛煉,我們有了一批文化產業的人才,可以講人才是迅速的成長起來。同時我們國家是文化資源比較豐厚的國家,只要我們政策措施到位,產業發展的前景肯定是特別廣闊的。

記者:我們知道“十一五”期間,文化產業應該說取得了非常長足的發展,但是可能我們要關注到一個問題。比如說像在北京,近百家演出場館分布在十多個行政區,難以形成文化的合地。但是紐約和倫敦的文化場所總數比北京少的多,他們在百老匯這樣一條街上會有幾十家劇場。那么在中國如何形成文化的凝聚力或者說合力呢?

劉玉珠:其實演藝產業也是我國一個傳統的產業,它對解決人民的精神文化需求方面應該是做出了很大的貢獻。在文化產業迅猛發展的今天,演藝產業也受到的挑戰越來越大。這塊既有傳統的,也有現在新的投入到演藝產業當中。像北京和紐約百老匯比,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就是說演藝產業發展前景和市場需求肯定是很好的。

從2010年我們演藝產業,在全國是105億。但是還有很多是沒有統計上來的,比如說大量的民營演藝機構所進行的演藝活動,這個方面的產值就沒有統計出來。 但是,我們現在看包括北京、上海、廣東,現在有一些演藝的企業已經開始慢慢的聚集了。它這個聚集不是說政府說把所有的演藝企業都放到這個地方,它是通過市場形成的。但是政府給一些必要的規劃、政策支持,特別是環境建設方面,這樣市場有需求,市場的政策比較合理、到位,那演藝的聚集會越來越大。

但是這個演藝產業現在也在學習和借鑒國外,特別是像英美這些國家成功的經驗,包括聚集的問題。像紐約,它這個聚集也是有一個漸進的過程,一開始它是通過市場行為慢慢形成了像今天這個規模。我剛才談到,我們國家在文化上的開放,也是20多年左右的時間。特別是作為“產業”的提出,也就是十幾年左右的時間。所以,這個一下子要想達到聚集的這種方面,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那么通過這個交流,使各個民族,就是不同民族、不同國家之間相互了解、相互溝通。那么在溝通中增加互信,增加了解,這對和諧世界也好,對于市場也好,對于文化產品也好,我覺得像這種才是一個可持續的。

記者:文化軟實力藍皮書上我們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我國文化產業現在占世界文化產業的比重是不足4%,這個比重非常小。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們國家的文化軟實力和硬實力相比來說落差特別大,那么您怎么看這個問題呢?包括我們國家怎么打造自己的文化軟實力呢?

劉玉珠: 我們在國際市場的比重你說是4%。當然了,與我們國家整個經濟比重所占的比例是小的,因為經濟比重我們的GDP占到世界總量的9.5%。但是我覺得這也是和我們目前實際情況是相符的,雖然我們是一個文化資源比較豐富,也是一個文化的大國。但是,改革開放(以來),首先從經濟領域開始,因為文化的開放,文化的改革較經濟領域相對來講是晚了一些。那么晚了一些,那么它的發展速度盡管很快,但是整個比重它是相對的是小一點。但是我們勢頭還是挺好的,前景可能會在今后這五年,可能會保持一個比較旺盛的增長。

關于文化軟實力的問題,我個人認為我們國家要發展文化軟實力,要提升這塊。它首先不是為了使文化能夠占領國際市場這個角度出發的,它首先還是要通過文化交流,特別是通過文化企業“走出去”,文化產品“走出去”,使世界各國相互了解,就是通過文化來溝通、了解,增加互信。我覺得這是促進世界和諧,這是一個首先要考慮的方面。

其次,還是要充分考慮到提升軟實力是一個過程。這個過程是我們通過這幾年,就是由國家和社會一起來推動,尤其是我們國家文化產品“走出去”這方面有了很大的進展。但是這個不是一個急功近利的事情,它需要再統籌規劃。要提升我們國家文化軟實力,特別是推動文化產品和服務“走出去”,我認為應該采用“官民并舉,以民為主”,主要的是要推動企業走向國際。  

相關熱詞搜索:文化產業 司長 劉玉珠

上一篇:戲副院長黃昌勇:文化產業需要“價值發現者”
下一篇:人大教授金元浦:國際化城市建設以文化為重